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徐悲鸿的《愚公移山》能否拯救得了深陷困境中的电广传媒?

  • U赢电竞官网入口
  • 2019-08-22
  • 446人已阅读
简介    12月14日晚,急需扭亏的电广传媒给投资者送上一份“喜报”,公司子公司湖南有线集团终于将持有的徐悲鸿名画《愚公移山》以2.088亿元(含税)

    12月14日晚,急需扭亏的电广传媒给投资者送上一份“喜报”,公司子公司湖南有线集团终于将持有的徐悲鸿名画《愚公移山》以 2.088 亿元(含税)的价格出售给湖南广播电视台。价款分两期支付,湖南广播电视台应于协议生效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首期款1亿元;标的画作交付后5个工作日内,湖南广播电视台应付清余款1.09亿元。如顺利成交,电广传媒将扭亏为盈,避免带上“ST”的帽子。又到一年年末,上市公司需要考虑年报的业绩情况。一些上市公司为了摆脱亏损的命运,或为了不戴“ST”帽,或为了逃脱暂停上市的命运,所以每到年终临近的时候(当然,有的公司也会未雨绸缪),通常都会砸锅卖铁来争取年终企业利润能够扭亏为盈,股票、子公司、房产、字画等,凡是能变卖的,都会拿出来变卖,以便把公司前期的亏损填平。今年轮到电广传媒了。电广传媒三季报显示,该公司2018年1~9月亏损了1.35亿元。由于该公司去年亏损4.64亿元,因此,如果该公司2018年继续亏损的话,就将戴上“ST”帽子。为此该公司早在今年6月份就开始行动起来。今年6月,电广传媒子公司湖南有线集团就将《愚公移山》挂价1.9亿元进行拍卖,但此次拍卖最终流拍。而与此同时,该公司先后宣布挂牌转让3家子公司的股权,但进展总体不顺,目前仍有两家子公司尚未确认受让方。因此,要扭亏公司的亏损,就还得用《愚公移山》来填平。于是这就有了12月14日晚电广传媒《关于出售艺术品的公告》的出台。如果最终能顺利成交,2.088亿元(含税)的售价是足以将公司前三季度1.35亿元的亏损填平的。耐人寻味的是,今年6月,《愚公移山》这幅名画以1.90亿元没有拍卖成功,当是参与竞拍者的最高出价是1.89亿元。而6个月之后,《愚公移山》这幅名画反倒以2.088亿元售出了,还多卖了1880万元。这是一个奇迹,或许是《愚公移山》遇上了“识货之人”?但这个“识货之人”不是别人,而是电广传媒的“关联单位”:湖南广播电视台。而湖南广播电视台与电广传媒其实是“父子关系”,湖南广播电视台是电广传媒的前实际控制人。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两家公司均位于长沙金鹰影视文化城,该地即为湖南广电的大本营。根据湖南省委、省政府2018年下半年有关湖南广电整合改革的相关精神,湖南广播电视台与电广传媒构成关联关系。因此,湖南广播电视台以2.088亿元接手《愚公移山》难言严格意义上的市场行为,更是为了救电广传媒一把。也正因如此,《愚公移山》填平电广传媒今年前三季度的亏损,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。因为是曾经的“父子关系”,哪一天湖南广播电视台将《愚公移山》又赠回给电广传媒也是有可能的,然后电广传媒又可以将《愚公移山》再卖一次。因此,对于电广传媒来说,有了上级部门的支持,用《愚公移山》来填平业绩的亏损是很容易的事情。但问题是,《愚公移山》并不能改变电广传媒主营不振的局面,而对于一家公司来说,提振主业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电广传媒是1999年3月登陆深交所的老牌公司,上市近20年来,也曾有过辉煌的时候,公司每股收益也曾达到每股1元以上。但近年来,公司业绩总体呈现下降趋势,2017年更是亏损了 4.64亿元。而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,就是由于主营业务大幅滑坡的缘故。近年来,主营业务有线网络市场竞争加剧,IPTV、移动电视、OTT等抢夺有线电视用户,挤压有线网络的发展空间,湖南有线集团用户流失加速,同时财务费用、折旧、人力成本等刚性约束,导致湖南有线集团业绩大幅下滑,净利润出现较大亏损。而要扭转这种局面显然是很困难的事情。因此,对于电广传媒来说,用《愚公移山》来填平公司的亏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但《愚公移山》显然并不能改变公司主营不振的局面。如何扭亏公司主营不振的问题,这是摆在电广传媒面前的现实问题。而从监管的角度来说,考核上市公司的利润当然是有必要的。但面对上市公司砸锅卖铁、变卖资产保利润的局面,仅仅只是考核上市公司的利润显然又是不够的,这并不能反映公司经营的实际状况。因此,就对上市公司的考核来说,在考核公司利润的同时,还有必要考核公司的扣非利润。对于那些主营长期亏损、扣非利润长年为负数的公司,该戴“ST”帽的,同样要带上“ST”帽;该退市的同样也要启动退市程序,而不能让各种“保壳”游戏一年又一年地上演。

文章评论

Top